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新书预告  精品推荐  图书中心  规章制度  下载中心  我要投稿  关于我们 
站内搜索:
  书评书摘  
 
 名家作者 
 书评书摘 
 教师服务 
 专题活动 
 
 
  书评书摘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其他栏目 > 书评书摘 > 正文
 
《〈邯郸梦记〉研究》序
2014年12月10日 15:16    黄霖  浏览:

黄霖:《〈邯郸梦记〉研究》序

 

中国人善于造梦,也善于写梦。历代文学中的记梦之作比比皆是。汤显祖是戏剧领域乃至整个传统文学领域里的一个难得的写梦高手,他的“临川四梦”各自记下了一场耐人寻味的空幻之梦。其中,《邯郸梦记》寄寓了作者亲历仕宦之感,又富有哲理趣味和时代特色,把一个读书人的“黄粱美梦”写得跌宕起伏,赢得了历代评论家的交口赞誉,以至于吕天成列之为“上上品”(《曲品》),冯梦龙认为“四梦中当推第一”(《墨憨斋定本邯郸梦总评》)。对于这样一部优秀的戏剧名著,而今相关研究却并不充分。艳玲把她近几年来的研究成果整理起来,形成了这部关于《邯郸梦记》的专著,无疑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邯郸梦记》之所以未能引起足够重视,原因大致有二:一是《邯郸梦记》借助演绎流传已久的黄粱梦故事深刻批判了官场,强化了“一切美梦终究成空”的寓意,这很容易引起功成名就者的反感,更引不起那些正在追求功名富贵的文人的兴趣,故而人们不大乐意接受。对此,吴梅曾经说过:“官场忌演《邯郸梦》,以为不吉也。”(《八仙庆寿跋》)二是《牡丹亭》的光环过于耀眼,无形之中构成对《邯郸梦记》的遮蔽。长此以往,相对于《牡丹亭》来说,《邯郸梦记》的关注度不足,相关研究也必然相应较少。无论如何,对于传统文学中的佳作,我们都不应该轻易放过。艳玲潜心研究《邯郸梦记》这样一部戏剧,其勇于开拓的学术精神是值得肯定的。

翻开艳玲的这部著作,可见其视野开阔,内容丰富,几乎包罗了研究《邯郸梦记》的方方面面。先从题材入手,她对“黄粱美梦”这一话题的诞生和传播进行系统爬梳,以求更好地把握这部戏剧的文化意蕴。我们知道,汤显祖的《邯郸梦记》来自于沈既济的《枕中记》,与魏晋时期的志怪小说也有密切关系,同时融合了宋元以来的吕洞宾传说。但艳玲并不仅仅着眼于此,而是紧紧围绕“黄粱美梦”这一核心,把《邯郸梦记》中的道教思想、人性的欲求等内容向前追溯到《列子》中的黄帝神游华胥国、周穆王梦游仙境等故事,同时又探讨了唐代以后同一题材在戏曲、小说等文学创作中的不同表现与发展、演变,从而清晰地梳理了“黄粱美梦”故事的来龙去脉,为《邯郸梦记》研究夯实了基础。

当然,艳玲这部著作的重心还是在文本的分析,她从剧本的主题意义、文人体验、道教思想、人物形象、情节结构和语言艺术等层面,一一加以剖析,全面系统地揭示了《邯郸梦记》多方面的成就,其中有不少见解值得我们注目。就《邯郸梦记》的内涵来说,是相当复杂的。它深刻地批判了封建时代的皇帝、官场和科举制度,同时又把现实的出路归结于虚无缥缈的宗教;它以讥讽的笔调否定人性的贪婪,同时又充满着同情地描写了封建文人在追求娶高门女、登进士第、建功立业、家族昌盛等世俗理想过程中的脆弱、彷徨的心态;它带有天生的度脱剧色彩,同时又饱含对现实世俗世界的热切关爱。艳玲逐一分析了剧本中的这些丰富的意蕴,充分地肯定了《邯郸梦记》的批判性和时代意义,从而把这部剧作认定为儒道杂糅的汤显祖立足于晚明社会的一次伟大的创作实践。《邯郸梦记》所塑造的艺术形象也是很精彩的。例如卢生,他不仅是大贵族、大官僚的代表,也是普通文人的缩影。艳玲紧紧抓住卢生的软弱性和矛盾性,揭示了晚明时代知识分子的一些内在痼疾。崔氏是卢生梦中的妻子,但常常被忽略。艳玲考察了她在卢生命运变化中的作用,又对照男性形象,发掘了崔氏富含生机的强势个性和时代特征。《邯郸梦记》的情节结构紧凑曲折,语言风格典雅本色,是“临川四梦”中关目排场和戏剧语言臻于成熟的一部,所以王骥德称赞它“掇拾本色,参错丽语,境往神来,巧凑妙合,又视元人别一蹊径。技出天纵,匪由人造”,假如能够再精益求精,则可谓“前无作者,后鲜来喆”(《曲律》)。《邯郸梦记》借鉴了《枕中记》的故事框架,但在具体情节的表现上比小说更加丰富、细腻、完整,其实质也是一种创造。例如剧本以卢生为主线展开,同时又设置了吕洞宾、崔氏、宇文融、箫嵩和裴光庭等多条线索,其中又以卢生与宇文融的矛盾冲突为主,从而构成严谨有序的关目排场,较之《牡丹亭》有很大的进步。尤其是表现卢生的梦中人生时,“忽而香水堂、曲江池,忽而陕州城、祁连山,忽而云阳市、鬼门道、翠华楼”,这就使情节的展开在“极悲、极欢、极离、极合”(沈际飞《题邯郸梦》)中来回转化,因而具有一波三折、奇幻无穷的特点。汤显祖是戏剧语言的大师,这在《牡丹亭》中已经有了很好的体现。到了《邯郸梦记》,汤显祖根据创作的需要,既保持典雅的风格,同时融入清丽质朴、本色自然的语言,这就把戏剧的语言艺术推进化境。洪昇说《邯郸梦记》“命意高,用笔神”(《扬州梦传奇序》),艳玲通过对文本的细致分析,可谓探得了这种“命意”和“用笔”的若干奥秘之所在。

艳玲研究的一个特点,就是能运用“跨学科”的思维,多角度地分析了《邯郸梦记》的价值。《邯郸梦记》中崔氏的强势性格来自于金钱,卢生和宇文融矛盾的产生也源自于金钱,而晚明恰恰是一个崇尚金钱的时代。这三者联系起来看,那么卢生和崔氏的夫妻关系的变化、卢生和宇文融矛盾冲突的发生与解决,都带有金钱异化的特征,这也是时代的产物。明代以来,日渐繁荣的经济叙述主要集中在小说领域,戏曲方面比较少,《邯郸梦记》可以算作一部。《邯郸梦记》的产生与邯郸有关,与当地的文化风俗有密切联系,尤其是卢生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荒淫无耻的贪欲诉求,体现了燕赵文化中的勇武任侠之气、放荡冶游之风。从这个角度上来看,《邯郸梦记》不失为一部体现地域文化的佳作。汤显祖是《金瓶梅》的最早读者之一,他的《邯郸梦记》难免受到《金瓶梅》的影响。从两部作品的比较来看,人物的性格、命运和归宿,作品对人间假恶丑的集中“暴露”,故事的结构和艺术技巧,都具有内在的一致性。艳玲运用经济视角来论述古典戏剧,把《邯郸梦记》和地域文化结合起来,把戏剧作品《邯郸梦记》和长篇小说《金瓶梅》联系起来,进行多角度的研究。这些探讨,思维开阔,富含创新精神,尽管还不够深刻,但其中不乏真知灼见。

此外,艳玲还探索了《邯郸梦记》在明清以来的舞台演出情况,并着重分析了上海昆剧团推出的《邯郸梦》。这些研究能做到点面结合,很好地揭示了《邯郸梦记》的现实生命力。这说明,她的研究重视了戏剧的舞台演出,看到了舞台表演对于评判一部戏剧作品价值的重要性。

总之,艳玲的《〈邯郸梦记〉研究》对于《邯郸梦记》这部经典戏剧进行了一次比较全面的研究,虽然在个别地方存在着浅尝辄止等问题,但是她能放开视野,敢闯新路,既能从戏剧文本着眼细作分析,又能结合剧本的演出,并广泛地联系社会现实加以考量,提出了一些独到、新颖的见解,值得称道。《邯郸梦记》还存在较大研究空间,需要更多的研究者共同参与。希望艳玲继续努力,为汤显祖研究做出更多的成绩。

 

                                                             黄  霖     

2014年6月18日

 

(黄霖,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教授,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博士生导师。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中文系所学术委员、学位委员。中国近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副会长、中国金瓶梅学会副会长。

 

网站声明:转载或引用本文,须注明本文出处,违者必究

 

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 河北省新闻出版局 | 秦皇岛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版权)局 | 燕山大学出版社新浪微博 | 燕山大学期刊社 | 燕山大学
Copyright © 2013 by http://nic.ysu.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地址:中国河北省秦皇岛市河北大街西段438号 Email:net@ysu.edu.cn 电话:0335-8387555
开发与技术支持:燕山大学信息化处